但这种每一块砖石都布满了魔纹是怎样?隔个三五块砖,就会有一处小型魔法阵要是有大型魔法阵,就会在硕大的文字笔划当中再包含着秘文

 最心惊的是站在一楼大厅的人,无论是墙面、地板或天花板,一砖一阵式也难以形容其密集程度可以说整个空间如同蛛网一般,密布着不知其作用的诡异纹路

 站在塔顶,正准备施工的几位大师也没好到哪里去除了早已被更改得面目全非的光弹攻击阵混合奥术之眼,还有数之不尽的能量通道从塔缘爬上,供给着塔顶魔法阵的需求这种前所未见的布置方式,他们看不懂,也无从下手

 大师们的弟子费劲地将有魔法特性的星辰铜,其所打造成蘑菇状的系船桩搬到塔顶无奈地望着自己的老师,说:这个能够装到哪里?

 可惜这一群建造魔法塔的大师,却一个个都像是着了魔一样,揪着自己的头发或胡子,喃喃自语道:不对不应该是这样这明明会互相干扰,怎么可能设在一起?

 抓狂似的大吼一声,几位大师不顾形象地趴在塔顶,辨识着每一处魔法阵手指头按照其纹路划过,试图从过往的经验与知识中,找到如此布置可能产生的效果

 光弹攻击阵的原型还在,但充斥着无数后来才添加上去的魔纹与秘咒在空隙之处,在文字或线条之上重迭,更多的是外围多了一圈圈意义不明的阵式让这处战略级攻击魔法阵显得那么地陌生,甚至没人有把握这还能发挥原来的效用

 高思博通号船长,昆卡?卡洛斯也来到塔顶他自诩飞空艇已经集中了迷地世界最先进的技术,但飞空艇上也没有一处魔法阵如眼前这般复杂他甚至曾去过精灵帝国,拜见过世界树的根源,那被精灵们所自豪的天生魔纹,是所有魔法师愿意穷究一生去研究的对象但好像也没有眼前的他甚至无法用任何词句去比较两者

 不过旁人的惊恐,却跟待在核心室中的林无关要他说,在地球时多的是奈米制程等级的研究,自己玩玩超大型电路板,只能算是中学等级的程度一点也不值得拿来说嘴

 反正随着船的那群大师必定是有其水平的,不可能载着水货在这种作为协会门面的飞空艇上,所以也用不着自己操心

 再说迷地世界上,在没有允许的情况下观看一些手艺人的作业是犯忌讳的哪怕自己是这座塔的主人,要在一旁监督,也必须要先请求许可不过这样做,通常是会被那些大师臭骂一顿脾气大一点的,甩手不干都有可能

 所以林就安心待在核心室中,再把自己中断的研究拿出来细看然后,又被打扰了

 塔主阁下,我的老师请您上塔顶一趟

 哦,完成了吗?速度真快

 到核心室打招呼的年轻魔法师,却是一脸尴尬地说:不,还没有开工

本文地址:http://www.blackcockslutz.com/menchuangmuqiang/2020/1202/1838.html